踰越:非裔美國文學與文化批評

踰越:非裔美國文學與文化批評

  • 作者:李有成 允晨文化
  • 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07年01月01日
  •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867178319

[內容簡介]

這本書是作者二十多年來從事非裔美國研究的部分成績。全書的主要關懷是踰越的政治與策略。踰越是一種抗議或反抗的形式;因為不平與不滿,才會踰越。非裔美國作家與文化工作者企圖踰越的不僅是美國文學與文化的霸權典律而已,他們同時有意藉其文學與文化實踐,踰越美國社會中由種族或族群所蠻橫界定的政治、經濟及文化疆界。他們前仆後繼,不斷衝撞與踰越,希望最終改變這些疆界。本書各章即在以不同的角度與取材論證非裔美國人在衝撞、踰越與改變這些疆界的努力。非裔美國人的文學與文化經驗告訴我們,踰越可以導正視聽,改變偏頗不公的現實與現狀。踰越其實具有正本清源的積極意義。

  本書文字清晰、論證嚴謹、選材豐富,是作者繼《在理論的年代》之後的另一本學術力作。

作者簡介

李有成

  國立台灣大學比較文學博士,現任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研究員兼所長,台灣大學與師範大學兼任教授。曾任中華民國比較文學學會理事長,美國杜克大學、賓州大學、紐約大學及英國倫敦大學高斯密學院與亞非學院擔任訪問學者。研究領域主要包括非裔與亞裔美國文學、當代英國小說、文學理論與文化批評等。著要著作有詩集《鳥及其他》、《時間》,口述歷史《朱立民先生訪問紀錄》(與單德興和張立合作),文學評論與學術專書《文學的多元文化軌跡》、《在理論的年代》,編有《帝國主義與文學生產》、《在文學研究與文化研究之間》等書。


[Reading Log] ‧宇宙中的任何變動都是令人害怕的,因為這種變動深深地襲擊了一個人對自身現實的體認。誠然,在白人的世界裡,黑人的作用就像一顆固定的星辰、一根不可移動的支柱:一旦他離開他的位置,天地勢必從根動搖。 (Baldwin 1963:21-23) 

‧兩百多年來,非裔美國文學在其歷史發展的不同階段,一再挑戰與碰撞白人男性所主導的美國文學典律,非裔美國作家和批評家以其創作和批評論述,展現其充沛的創造和論證能力,批判既存美國文學典律的頑固與偏見,並不斷以另類或修正主義的文學史觀,直指主流美國文學史的偏頗與武斷,把非裔美國文學排斥在美國文學典律之外。因此非裔美國文學自始就是一種抗爭的文學。 

‧踰越是一種抗議或反抗的形式----因為不滿,才會逾越。非裔美國作家企圖踰越的不僅是美國文學的霸權典律而已,這是文學建制與美學系統的問題,其背後所牽涉的仍是結構性的種族歧視現象;他們同時有意藉其文學實踐,踰越美國社會中由種族這個類別所蠻衡界定的政治、經濟及文化藩籬。對許多非裔美國作家而言,踰越嘗試破除的不只是有形的空間限制,如種族隔離(segregation)時代的許多社會實踐,更重要的還是無形的種族、性別、階級等的歧視行為。 

‧批評家Valerie Smith以為,禁止識字可以使『不會寫字的黑奴無法簽寫他們自己的通行證,不會閱讀的黑奴無法向他們的主人挑戰宗教對蓄奴制度的認可』 (Smith: 1987:3 )。換句話說,單從禁止黑奴識字這件事就不難看出,蓄奴制度不僅是一種生產方式,亦且是一種支配性社會控制方式;其中當然牽涉到意識形態的價值問題。

 Frantz Fanon即曾指出:『一個人掌握了某種語言即等於擁有了那種語言所表達與暗示的世界。….通曉某種語言會帶來難以置信的權力』 (Fanon 1967:18)

 Michel Foucault:『如果某個界限是絕對不可跨越的話,那麼這個界限根本無法存在;相反地,如果踰越只是跨過由幻覺與影子所構成的界限,這樣的踰越也毫無意義』。(Foucault 1977:34)  

‧回憶是美國黑人文化的特徵,因為不論在蓄奴時代或蓄奴時代結束以後,黑人曾經受到有系統的阻擾,無法獲知自己的歷史。當然,在蓄奴制度之下,他們被禁止獲得正式記憶的工具-----閱讀與書寫,….用意是要剝奪黑人的記憶,以及他們的歷史。 (Gates 1989:8 )。換句話說,禁止黑奴識字,讓黑奴的存在成為問題,以便把黑奴自歷史中塗正。 

‧人只憑藉一件事寫作---即個人自身的經驗。一切還要看人的狠勁如何從這個經驗擠出最後一滴來,….不論是甜美或苦澀。這是藝術家唯一真正的關懷,要從生命的紊亂中創造秩序,那就是藝術。對於身為黑人作家的我來說,困難在於我無法很接近地考察我的經驗,社會情況的種種要求和某些千真萬確的危機使我無法這麼做。 (Baldwin 1955:7) ‧只要美國黑人不肯接受自己的過去,不論在何處,那哪一塊大陸,他都沒有前途。接受自己的過去---自己的歷史---與沉湎於過去大不相同;接受過去意味著學習如何利用過去。杜撰的過去事不堪使用的;在生活的壓力下,這樣的過去會龜裂,會崩潰,就像旱季的黏土那樣。要怎樣利用美國黑人的過去呢?所付出的代價是空前的…..,那就是超越膚色、民族祭壇等現實。(Baldwin 1963:95-96)

 ‧美國本來就不是一個容易談論階級的社會。這並不表示這個社會沒有階級問題,而是因為階級問題往往有意無意間被其他問題---如種族和性別---所掩蓋或統攝。‧不管黑人能賺多少錢,他們始終被侷限在黑色空間裡。這樣的安排使得好像我們真的生活在一個階級無關緊要的世界;種族才事關緊要。金錢也事關緊要。然而,多少錢也改變不了一個人的膚色。每個人都相信,不管黑人的財富值多少,種族才是決定他們的命運休戚與共的因素。( hooks 2000:2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foreiforget 的頭像
beforeiforget

Before I Forget

beforeiforg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